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综艺 > 赵作海赔偿金耗尽生活困顿 欲回家种地或流浪

赵作海赔偿金耗尽生活困顿 欲回家种地或流浪

时间:2019-09-10 16:09:41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刺客 阅读:4768次

“我也想明白了,自己不适合经商,要是钱(投资款)能要回来,也不再投资,不再干其它了。我回到农村,回到以前,还能维持生活,要是没有这个钱的话,我就当一个乞丐,流浪街头。”

依靠利息生活的赵作海无论如何都不甘心,前几日,他去要账,却遭遇推搡,病倒入院,一起要账的人凑了2000块钱给其看病,病情稍微好转,就赶紧出院回了家。失去了生活来源,赵作海的生活陷入困顿,如今房屋租赁费已经拖欠了几个月,迟迟交不上去。

当天中午,公交车坠江的消息传到老两口耳中。因为女儿要经过长江二桥,两人拨打女儿电话以求心安,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

比如法国名著《红与黑》中,市长用高傲的口气说了一句话J’aimel’ombre对等论译成:我喜欢树荫。优势论者译成:大树底下好乘凉。前者批评后者不忠实,不符合对等原则,因为原文并没有“好乘凉”的字样。后者批评前者只忠实于原文的词,而不忠实于原文的句。因为市长是用高傲口气说这句话的,对等的译文有什么高傲的口气呢?“大树底下好乘凉”则是市长把自己比作大树,可以庇护大家,这才可以显出市长的高傲。贝多芬说得好,“为了更美,没有什么清规戒律是不能打破的”,这是中国译论高于西方译论的一个原因,也是我在翻译中坚持“意美、音美、形美”的原因。

赵作海有了最坏的打算,但却得不到妻子李素兰的响应,她说,要跟赵作海离婚。

原本,赵作海在经历过传销骗局后,曾在商丘干过环卫工,虽然一个月只有1000多元的工资,当那时他认为靠劳动吃饭,心里踏实、愉快。后来因为道路改造,每天起早贪黑不说,上下班还需要绕很远的路,实在不便,他就辞去了工作。之后就指望着投资回报的利息生活,可半年前,投资失利,什么都没有了。

中新网郑州7月21日电(记者门杰丹)曾因含冤入狱11年无罪释放获65万元国家赔偿而备受社会广泛关注的河南农民赵作海,近日再次回归公众视野时,赔偿款耗尽,生活困顿。赵作海坦言:经历过传销、投资骗局等以后,彻底明白自己不适合经商,如果这次投资失利的钱能拿回,自己就回农村老家种地,不再投资或干其它,要是钱拿不回来,就出去流浪。与此同时,妻子因为不堪外界的非议和压力,欲和他离婚,这让他“非常难过”。

举债嘛,也不难理解,背后最根本的原因不过是缺钱!

近日倍受打击的赵作海,大多时候呆在家里,默默地抽烟,静静地回想出狱以来经历的一系列变故、骗局。

专家表示,当前人狂犬病流行国家均为欠发达的贫穷国家,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有财力、有技术、有产品,但人狂犬病仍在流行的国家,这与我国日益提升的国际形象和地位极不相称。

毕业典礼那天,江歌和刘鑫都穿着白衬衫黑西装,江歌身着长裤,刘鑫搭配短裙。两个人在写着“卒业式(毕业典礼的日文)”的牌子前合照,江歌扎着马尾,站得笔直,表情庄重,左手挽着刘鑫的右胳膊。刘鑫披着发尾有波浪卷的长发,左手比着剪刀手,开心地笑。

中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何晓涛的双开通报指出,何晓涛将个人支付的费用在其他单位报销以及违反规定从事营利活动,接受无偿美容服务,指使分管科室收受供应商回扣款,设立“小金库”。带头违纪违规,带头以权谋私,带头损公肥私,带坏了分管科室及下属,助长了单位不正之风。

听着一旁妻子的哭诉,赵作海沉默了很久,无奈又木讷地说:“外界一些非议,妻子顶不住了,要跟我离婚,我也非常难过。”(完)

首个适用违法所得没收程序的“大老虎”――山西省原副省长任润厚在办案期间因病死亡,今年6月21日,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其涉嫌受贿、贪污、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违法所得没收申请一案,改变了人死就难以追究的局面。

中国经济网武威4月18日综合报道甘肃省武威市政府网站“领导之窗”栏目近日进行更新,据最新名单显示,柳鹏已任武威市委书记。

赵作海告诉记者,2013年,经人介绍,他开始往商丘一家投资管理公司投钱,最后一笔钱总共30万元,包括部分赔偿金和之前赚的利息,另外,他妻子李素兰也将自己的10万元积蓄一并投入,两人一共投入40万元。

“投资公司运营得很好,每月都是提前一天或者两天,都把利息打过来了,每月打,我们一放就是一年的期限,10000块钱每月利息就是200块钱,我们就是吃个利息。”赵作海妻子李素兰也说,他们都60多岁,年纪大了,做生意也不容易,打工没有人要,又怕手里的钱花完了,将来老了没有收入,但没想到钱投出去以后收不回了。

这位网友9月8日在台湾PTT网络论坛贴出了自己去日本旅游的经历,持贴有“台湾国”贴纸的“护照”从日本关西机场返台,却被日本海关要求撕掉贴纸才允许其通关。

“钱讨回来讨不回来,我都不跟赵作海生活了。”李素兰说,当年赵作海在她和女儿危难之时收留了自己,说明他很有爱心,自己为了报答他,就跟赵作海结合了。5年来,洗头、洗脚、捶背……自己打工养活自己的同时,还无微不至地照顾赵作海,尽量弥补他的伤痛,让他开心过晚年。但没想到外界都说自己不是好女人,一些侮辱和谩骂不堪入耳,自己受不了了,“坚决要离婚”。说到委屈之处,李素兰甚至泪流满面。

“这钱打水漂了,我非常难过,我也没想到。以前给的利息就能维持生活,这很好,这到后期了,这一不给了,这半年没有给过利息了,要本钱也不给,要利息更没有。”赵作海反复地说,“怎么我也没有想到我能到这一步!”

6月18日,Facebook终于公布了加密货币Libra白皮书。这被普遍认为是推动此轮比特币大涨的重要因素。

袁宝成坦言,随着人口红利逐步消减,东莞早期在“孔雀东南飞”背景下形成的劳动力“洼地”效应已全面消退,“求工难”已演变为“招工难”,而且与周边中心城市相比,非但没有人才引进的成本优势,反倒会因为城市配套不完善、人文环境不理想等加重成本。

“俺两口子放了40万块钱,为啥放在那个地方?为了想吃点利息。”赵作海说,钱放家里是死钱,花得太快。

“公司马上要成立国际部了,我们要代表中医针灸走出国门、为世界服务。我们还要培养‘针二代’,针对5至15岁儿童开展针灸培训班。”台上张某描述公司美好前景,台下学员认真做着笔记。

在中央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下,广东把承接和落实试点任务作为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继续走在前列的重要抓手。2014年以来承接中央部署的改革试点112项,总量居全国前列。

21日,记者在河南商丘老城区一出租屋里见到赵作海时,他正独自一人坐在屋里,默默地抽烟,面容疲惫、忧愁。身旁桌子上放着调料瓶、装着剩饭菜的碗碟等,沙发上放着一些衣物被褥,颇为凌乱。